• <wbr id="pdjdx"><big id="pdjdx"><button id="pdjdx"></button></big></wbr><i id="pdjdx"><tr id="pdjdx"><samp id="pdjdx"></samp></tr></i><i id="pdjdx"><pre id="pdjdx"></pre></i>
    <wbr id="pdjdx"><input id="pdjdx"></input></wbr>
    <b id="pdjdx"><pre id="pdjdx"></pre></b>

      <small id="pdjdx"><tr id="pdjdx"></tr></small><wbr id="pdjdx"><input id="pdjdx"><table id="pdjdx"></table></input></wbr>

        <b id="pdjdx"><tr id="pdjdx"><blockquote id="pdjdx"></blockquote></tr></b><small id="pdjdx"><pre id="pdjdx"><var id="pdjdx"></var></pre></small>
      1. 中文 中有 13 個結果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即《佛羅倫薩手抄本》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部手稿俗稱《佛羅倫薩手抄本》,1588 年之前為美第奇(或譯梅第奇)家族的藏品,現藏于佛羅倫薩美第奇-老楞佐圖書館。薩阿貢從 16 世紀 40 年代開始研究土著文化,他所使用的研究方法被學者們認為是現代人類學領域研究技術的原型。他的主要動機是宗教:他認為,要讓當地人皈依基督教,消除他們對虛假神靈的崇拜,就必須了解這些虛假神靈以及他們對阿茲特克人的影響。薩阿貢被當地的許多文化排斥,但他開始欣賞阿茲特克人的很多特質。正如他在作品第 1 冊的序言中所寫,墨西哥人“被認為是野蠻人,不值得尊敬,不過說實話,在文化和教養方面,他們比其它所謂文明國家更勝一籌。”薩阿貢獲得了兩個重要土著群體的協助:墨西哥中部一些城鎮的長老 (principales,首領),以及特拉特洛可圣克魯斯學院的納瓦學生和畢業生。薩阿貢大部分時間都在圣克魯斯學院工作。首領們回答了薩阿貢準備的關于他們的文化和宗教的問卷,但他們的答案以他們自有的圖文方式記錄。納瓦學生解釋了這些圖畫的含義并拓展了答案,使用拉丁字母按照發音謄寫了納瓦特爾語文字。薩阿貢最后審閱納瓦特爾語文本,并添加自己的西班牙語譯文。整個過程花費了近 30 年,最終于 1575-1577 年間完成。最后,薩阿貢準備了一份新的、完整的手稿副本。副本隨后被羅德里戈·德·塞奎拉修士 (Fray Rodrigo de Sequera) 送往西班牙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引言、目錄和第 1 冊:眾神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薩阿貢按照中世紀早期作品中的分類將他的研究分成新西班牙的“神、人、自然諸物”,并按順序闡述這些主題。據此,第 1 冊的主題與眾神有關。它描述了阿茲特克人萬神殿中的主要神靈,列出其獨特的身體特征、服飾、主要職責以及紀念他們的節日。為了使歐洲讀者更容易理解這些神靈,薩阿貢有時將他們與希臘和羅馬神話中的神祇進行比照。慧茲羅波西特利(Huitzilopochtli,手抄本中寫作 “Uitzilobuchtli”)被稱為“另一個赫拉克勒斯 (Hercules)”,特斯卡特利波卡 (Tezcatlipoca) 被稱為“另一個朱庇特 (Jupiter)”。慧茲羅波西特利是阿茲特克人的守護神,他引導眾人從傳說中最初的“白地”阿茲特蘭出發,開始朝圣之旅,最終于 1325 年到達“應許之地”并建立特諾奇蒂特蘭城。他是戰爭之神和太陽神,身形巨大、極其強壯、好戰,特諾奇蒂特蘭城主神廟(大金字塔)的兩個神壇中的一個就是專門供奉他的。另一個神壇供奉著雨神特拉羅可 (Tlaloc),他住在最高的山上,云在那里形成,直接影響農業收成和土地是否肥沃。第 10r 對開頁上描繪了慧茲羅波西特利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2 冊:儀式典禮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2 冊闡述對眾神的宴饗和獻祭,按照有 20 旬的神圣歷編寫。它包括 20 首獻給眾神的神圣頌歌或贊美詩,是薩阿貢在他的研究初期階段從人們的口頭吟唱中收集而來。本書還介紹了活人祭祀儀式,西班牙人剛剛抵達墨西哥時,被這種場景震驚。阿茲特克人認為獻祭可以讓宇宙周期繼續運行,讓太陽每天早上升起。在一個不斷重生的過程中,阿茲特克人相信,他們的神死去然后又復活,變得比以前更強大,是活人祭品讓他們獲得“重生”。眾神都附體在活人祭品——他們的 ixiptla(影像)或代表——身上,從人的心臟和血液中獲得營養。第 84v 對開頁中的插圖描繪了夜空之神和記憶之神特斯卡特利波卡 (Tezcatlipoca) 的影像的祭祀。祭品必須是一個年輕力壯的男子,沒有身體缺陷,他會預先被授予一年的閑適生活,并要學習吹長笛,像首領和貴族一樣拿著“煙管”。一年過后,經過精心打扮和裝飾,并完成一系列儀式后,他將被帶到金字塔腳下殺死。活人祭品一般是在戰斗中捕獲的士兵,也可能是奴隸、犯下某些罪行的男性、年輕女性或兒童(供奉給雨神和水神)。在戰斗中,目標不是殺死敵人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3 冊:諸神的起源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3 冊闡述眾神的起源,特別介紹了特斯卡特利波卡 (Tezcatlipoca) 和羽蛇神魁札爾科亞特爾 (Quetzalcoatl),并包含有關于來世和教育的附錄。阿茲特克人的宗教中包含有大量神靈出生、死亡和重生的故事。這個不斷重生的過程反映在活人祭祀和其它祭祀儀式以及特諾奇蒂特蘭城的建筑中。大神廟(大金字塔)是為慧茲羅波西特利 (Huitzilopochtli) 和特拉羅可 (Tlaloc) 而建,并為這些神中的每一位建造了單獨的神壇。這一雙重結構在中美洲宇宙學中有重要意義,象征著 Tonacatepetl(營養山)和 Coatepec(蛇山)這兩座圣山。供奉雨神特拉羅可的神壇代表存放著羽蛇神從神靈那里偷來的玉米和其它東西的山,羽蛇神會將這些東西送給人類。供奉太陽神和戰爭之神慧茲羅波西特利的神壇代表誕生這位神靈的山,他出生時已經成年,裝扮得像個戰士一樣。當時他的母親科亞特利庫埃 (Coatlicue) 把一個帶羽毛的球放在膝蓋上后懷孕并生下了他。在這座山上,太陽神打敗他的姐姐月亮女神科由爾齊圭 (Coyolxauhqui) 和嫉妒他誕生的 400 個哥哥。死后他們變成了銀河。第 3 冊的插圖中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有關教育的附錄中,第 232v 對開頁上父母送孩子們上學的描述。貴族們把自己的孩子送到 calmecac(排房),一個專為精英而設的極其嚴格的學校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4 冊:占卜的藝術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4 冊闡述阿茲特克人所實踐的占卜或宮廷占星術的藝術,特別是使用 Tonalpohualli(神圣歷)的占星術。中美洲使用兩種歷法:太陽歷和神圣歷。Xiuhpohualli(太陽歷)一個周期為 365 天,分為 18 個月,每月 20 天,加上 5 天被認為不吉利的日子。神圣歷包含 260 天,共分 20 旬,每一旬由不同的符號表示;每旬 13 天,由 1 至 13 的數字代表。第 329r 對開頁和第 329v 對開頁復制了一個細節清晰的表,這個表主要由占卜的祭司使用。在第 4 冊的插圖中,最有名的是一幅描述食人活動或食人儀式的可怕插圖,這往往是活人祭祀儀式的一部分。薩阿貢介紹說,此祭祀與紀念司春天和重生的神希培·托泰克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5 冊:預兆與迷信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5 冊闡述了預兆、占兆和迷信。與闡述占卜的第 4 冊一樣,薩阿貢通過向納瓦長老做問卷調查和交流,了解古老的本土傳統。薩阿貢對這個主題的持久興趣有學術和人種學的原因,但本質上是基于宗教動機。他認為,墨西哥的天主教神父宣稱有很多人轉向基督教是膚淺的,掩蓋了當地人揮之不去的對異教信仰的堅持。他在自己作品的序言中寫道:“異端偶像崇拜和偶像崇拜儀式、迷信和預言、迷信和偶像崇拜典禮并沒有完全消失。為了傳教時反對這些東西,至少為了讓人們知道它們的存在,我們必須熟悉它們在異教徒的時代是如何操作的,[因為]我們的無知,他們[印第安人]做了很多偶像崇拜的事情,我們卻不知道。”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6 冊:修辭學和道德哲學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6 冊介紹的是修辭學和道德哲學。它包含薩阿貢在 1547 年左右,即他研究土著文化的最早階段,根據納瓦長老們的口頭背誦收集的文本。這些文本被稱為 Huehuetlahtolli (古字),根據薩阿貢的說法,其中體現了“墨西哥民眾的修辭、道德哲學和神學,其中有許多饒有趣味的地方表現出語言的優美以及與美德相關的很微妙的東西。”雖然薩阿貢被阿茲特克人的宗教排斥,但這些古老文本的智慧和美麗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例如,他詳細引用了一位納瓦父親對已明事理的女兒說的一段話。第 80r 對開頁有一幅描繪父母告誡孩子的插圖。在最初的裝訂本中,第 6 冊是第 2 卷的開始。因此,它的開篇寫著:獻給羅德里戈·德·塞奎拉 (Rodrigo de Sequera)。他是方濟會的總代表,并且非常欣賞薩阿貢的作品。類似的獻辭原本是放在第 1 冊的開頭,但后來被撕掉了,僅存于此手抄本后來的一部副本中。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7 冊:太陽、月亮、星星和紀年
        此處展示的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7 冊介紹了太陽、月亮和星星。它包含阿茲特克人稱為“第五個紀元”中,太陽和月亮誕生的故事,這些故事是薩阿貢從長老們與他分享的古詩詞和傳說中選萃出來的。第 228v 對開頁的插圖描繪了月亮上的兔子。古代印地安人宣稱,在滿月中可以看到一只兔子的輪廓,這是月球表面的凸起和隕石坑變化造成的陰影所產生的視覺效果,但他們以神話來解釋。根據阿茲特克人的說法,在創造新的紀元之前,眾神聚集在特奧蒂瓦坎古城,商量創造出太陽,讓它照亮世界。為了做到這一點,必須有神犧牲自己。特庫希斯特卡特爾(Tezcuciztecatl,也稱為 Tecciztecatl)主動請纓,但還需要另一位神。每個人都害怕,沒有人上前,所以他們把目光轉向身上布滿潰傷的納納華特辛 (Nanahuatzin),他大方地接受了。這兩個神進行了四天的苦修以準備獻祭。特庫希斯特卡特爾使用羽毛、黃金、寶石和珊瑚的尖銳碎片進行自我獻祭,而納納華特辛則用不起眼的材料,并提供了他的血和膿液。午夜,大火被點燃,所有的神都聚集在火旁,到特庫希斯特卡特爾該把自己投入火中變成太陽時,他畏縮不前了。相反,納納華特辛勇敢地投入火中,開始發光。此時羨慕不已的特庫希斯特卡特爾才跟上去,被轉化成第二輪太陽。眾神沒有計劃讓天空中出現兩個亮度相同的天體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8 冊:國王和貴族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8 冊闡述了王公貴族、政府形式、統治者選舉以及貴族們的習俗和娛樂活動。除了本身對這些主題感興趣外,薩阿貢還出于語言的考慮,希望盡可能全面地描述阿茲特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解釋說,只有這樣做,他才能“揭示這種語言中的字面意義和隱喻意義,各種講話方式,以及他們古老風俗中的更重要部分——善良與邪惡”。第 8 冊配有大量與阿茲特克人生活方式相關的插圖。第 219、261、280-81 對開頁的繪畫與服飾有關。畫中展示了織布機、衣服的制造過程以及貴族穿的布料圖案。大多數阿茲特克人只能穿用龍舌蘭紗制造的衣服,沒有染色和裝飾,而貴族們則穿著彩棉衣服,用貝殼或骨骼和羽毛飾品做裝飾。第 269r 對開頁上的插圖顯示的是一種名為 patolli 的賭博游戲,根據薩阿貢的描述,它類似骰子,玩家押上珠寶和其它財產,讓三顆大豆子落在墊子上畫的一個大十字上。第 292v 對開頁上的插圖描繪的是名為 tlachtli 的球類比賽,該比賽最初與中美洲人對宇宙的看法相關,他們認為宇宙是兩股沖突對立但互補的力量(如生命與死亡、白天與黑夜、肥沃與貧瘠、光明與黑暗)的產物。比賽中為表現這種爭斗,設計了代表宇宙對立力量的兩個團隊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9 冊:商人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9 冊闡述的是負責黃金、寶石和羽毛事務的商人和官員。商人是阿茲特克人社會的一個重要群體。他們經常長途跋涉,尋找珍貴的商品和貨物,并且在他們的所到之處收集有價值的信息,阿茲特克人經常使用這些信息謀劃征服戰爭。中美洲當時還不懂得使用馱畜和輪轂,所以他們的貨物由搬運工徒步運送,他們將貨物裝進一個木框中,由綁在搬運工肩膀和額頭的繩子固定。第 316r 對開頁中包含的一個插圖描繪了搬運工和他們搬運的貨物。羽毛藝術)是前哥倫布時期中美洲的小型藝術之一。羽毛藝術品都留給了阿茲特克的上層集團——國王、貴族、祭司和戰士,他們主要在儀式上穿著斗篷,佩戴扇子和頭飾等。第 370r 對開頁上有一幅描繪工匠們打造頭飾的場景圖。第 9 冊還討論了吸煙,中美洲人在宴會和宗教儀式上會吸煙。他們使用填滿了草藥和草本植物的雙管煙槍,或抽煙草葉卷成的雪茄。第 336r 對開頁上描繪了吸煙的場景。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10 冊:民眾,他們的優點和缺點,以及其它國家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10 冊闡述的是阿茲特克社會,包括當地民眾的優點和缺點、食品和飲料、人體的各部分、疾病和療法等主題。在這本書中,薩阿貢描述了將可可豆制成巧克力的過程,第 71v 對開頁也描繪了這一過程。由純可可和香料制成的飲料被認為是最上等的美味,僅供貴族享用。第 10 冊還討論了農業和食物的制作。農業是阿茲特克人的經濟基礎。耕種是平民的責任,他們要耕種分配給他們的土地以及貴族和統治者的土地。當地主要農作物是玉米,阿茲特克人用它制成一種面包。制作食物是婦女的任務,第 315r 對開頁對此進行了描繪。普通百姓的飲食非常簡單,上層集團卻享用豐富的食物和豐盛的佳肴。薩阿貢記述了一個長長的、使用不同調味料調味的菜肴清單。在第 10 冊的最后一章,“曾經在這片土地上居住的民族”,包括兩段較長的文字,其內容來自薩阿貢對納瓦長老們關于中美洲歷史的問卷調查。其中一段介紹了羽蛇神魁札爾科亞特爾 (Quetzalcoatl) 和雨神特拉羅可 (Toltec),另一段簡要介紹了納瓦民眾的文化演變史。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11 冊:自然資源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11 冊是手抄本中最長的一本,是一部關于自然史的專著。《佛羅倫薩手抄本》按照很多歐洲百科全書式作品常用的傳統知識分類,介紹了“新西班牙一切神圣的(或者說崇拜偶像的)事務、人和自然”。因此,闡述完神靈和人類后,薩阿貢開始介紹動物、植物和各種礦產。討論草藥和礦產時,薩阿貢借鑒了土著醫師的知識,開創了被學者米格爾·萊昂·波蒂利亞 (Miguel León-Portilla) 稱為前西班牙時期的藥理學。討論動物時,書中介紹了阿茲特克人關于各種動物的傳說,其中有真實的,也有虛構的。這本書是了解在歐洲人到來之前,中美洲自然資源使用方式的一份特別重要的資料。當時歐洲人飼養了許多動物,如牛、豬、雞、馬,但中美洲民眾不知道這些動物。他們飼養的是兔子、xoloitzcuintli(一種無毛犬)和鳥類,特別是火雞。他們將野豬、鹿、鳥、蛙、貘、螞蟻、蟋蟀和蛇作為食物的補充來源。捕獵美洲豹和其它貓科動物主要是為皮毛,捕獵鳥類則是為了羽毛。第 11 冊包含大量動物插圖 ...
        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所著的《新西班牙諸物志》, 即《佛羅倫薩手抄本》。第 12 冊:征服墨西哥
        Historia general de las cosas de nueva Espa?a(《新西班牙諸物志》)是一部介紹墨西哥中部人文信息的百科全書式作品,由貝爾納迪諾·德·薩阿貢修士(Fray Bernardino de Sahagún,1499-1590 年)編制。薩阿貢是一位方濟會傳教士,在西班牙人埃爾南·科爾特斯 (Hernan Cortés) 征服墨西哥 8 年后(即 1529 年)來到墨西哥。這份手稿一般稱為《佛羅倫薩手抄本》,包括 12 冊,分別闡述不同的主題。第 12 冊講述了西班牙征服墨西哥的故事:1519 年,科爾特斯帶著 100 多人和一些馬匹登上海岸;1521 年,特諾奇蒂特蘭城被攻陷,阿茲特克人被征服。這個故事由親眼目睹了事件的土著長老講述,他們生活在特諾奇蒂特蘭城被征服時期。薩阿貢約在 1553-1555 年間收集了這些記錄,當時他在特拉特洛可的圣克魯斯學院工作。這個納瓦特爾語故事從西班牙人到來之前曾出現的“跡象和征兆”開始,到特諾奇蒂特蘭城被圍困 80 天后投降結束。通過記載親眼目睹的憶述,薩阿貢還描繪了阿茲特克人當時的驚訝,以及他們敗于西班牙人之后的痛苦。決定西班牙人勝利有幾個關鍵因素:西班牙士兵,特別是科爾特斯的無情;使用中美洲人從未見過的馬匹和槍支;以及科爾特斯的直覺,他認為阿茲特克帝國的民眾準備依靠他的勢力,擺脫阿茲特克統治階層。第 12 冊包含大量插圖,描繪了戰爭場景,包括科爾特斯的到來,特諾奇蒂特蘭城的主神廟(大金字塔)的圖像,土著居民與西班牙士兵之間的戰斗,以及遭到西班牙人破壞的阿茲特克神廟。
        女人天堂